盘锦文艺网

王本道《云水情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作品 > 文学作品 > 王本道《云水情怀》

四 吹尽黄沙始到金
发布时间:2016-06-06 10:01:27浏览次数:

  古城南京,是个令人悠然神往的地方。建城两千五百年来,曾有无数桂冠花环拥戴着她。“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江南锦绣之邦,金陵风雅之薮”。更有“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的评说。然而在诸多对南京的品评之中,也有令人尴尬的微词:“金陵王气黯然收”,两千多年来,在南京建都的王朝几乎都短命-----南京是座伤感之都。

  的确,站在历史的坐标之上回望南京,许多文人雅士曾发出过类似“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感慨。我国两千多年的文明史中,自东晋以后,宋、齐、梁、陈相继粉墨登场,以南京为都城各领风骚数十年。隋唐之后,到南唐,金陵再次被定为国都。草莽皇帝朱元璋得手之后,又将大明王朝放在这里,始称“南京”。五十三年后,尽管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但南京仍为陪都,留有皇宫,五府、六部、督察院等中央机构。此后的又一个草莽英雄洪秀全,将太平天国政权定都在此,改名为“天京”,又使这里成了一个短命的弃都。南京最后一次成为全国的首都是民国时期。l911年lO月l0日,武昌新军起义取得胜利,辛亥革命的浪潮摧枯拉朽,波及全国。1912年1月1日晚,孙中山先生众望所归,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改国号为“中华民国”。l927年之后这里再次成为全国行政中心,蒋介石在抗战前后长达十四年里以此为国民政府首都。直到l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推翻蒋家王朝,南京才结束了都城的历史。

  千百年来,王朝兴废,帝王更迭,似乎是南京的一个永恒的话题。作为历经沧桑的十朝都会,南京曾造就过诸多落魄的君主和薄命的红颜。更有许多文人雅士对此发出怀古幽思。朱雀桥边、乌衣巷口、吴宫花草、晋代衣冠、台城柳、后庭花、凤凰台、胭脂井,有的如今虽然只剩下了一个美丽的名字,但那缠绵悱恻的故事却久久萦回在人们心头。读古人有关金陵的诗词,十有八九是怀古的主题。李后主的“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白的“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韦庄的“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无不浸透着对“城头变换大王旗”的失落与无奈。如果仅仅是读史诵经,如果来南京只是徜徉于那些至今仍充溢着金粉之气的街巷,这伤感将会随着空气中的暖湿气流渗入我们的骨髓,让人难以自持。然而,此次来宁,当我离开喧嚣的市中心,一路风尘赶到长江大桥,站在高耸的桥头,放眼那波翻浪卷,惊涛裂岸的气势之时;当我乘车从长江二桥驶过,目睹桥下帆樯林立,百舸争流的繁荣景象之时,我那一颗曾游移不定的心顿时豁然开朗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东坡先生实在是出语不凡啊!十代帝王在这里更迭,两千多年的兴衰成败,吐故纳新,才使得“南京”成就了南京,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发展规律。

  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可以得出深刻的结论:城市作为人类创造的一个复杂事物,不可能只是房屋建筑与街巷的堆砌,城市不仅仅只是一种物质的存在,它对于人类最本质的内涵是一种社会存在。而人是社会中最活跃的群体。有了人,有了不同层面的人在城市这座舞台上演出的一幕幕活剧,城市社会才会形成一系列规定、准则、制度等游戏规则,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平心而论,南京作为十朝故都,其中各朝各代都对这方土地有过不同的贡献。公元前的吴王夫差、越王勾践奠定的基础姑且略去不谈,其后东晋、宋、齐、梁、陈连同孙吴政权的六朝期间,南京已经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商业和文化中心,城内设有大小各种市场数十处,码头停靠数以万计的商船。明代的南京把六朝的建康都城、石头城、东府城、西州城及南唐的金陵城囊括在内,全城周长六十七公里,总面积达一百二十平方公里,三重城共十三座城门,实为我国历史上最大的城市,也是当时世界公认的第一大城。显赫的历史地位,使得南京的文化历史长盛不衰,名人胜事层出不穷。东吴时期,佛教文化就由此进入江南,并建成江东第一座佛寺——建初寺。六朝时代,这里已成为全国文化学术中心,大科学家祖冲之就生活在建康城。文学艺术方面,有谢灵运的山水诗、沈约的声韵学、刘勰的《文心雕龙》、钟嵘的《诗品》、萧统的《文选》,都是那一时期的代表作。大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大画家顾恺之、张僧繇都在建康留有杰作。“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当时的建康,佛教道教更是盛极一时。唐代的著名诗人王昌龄、李白、杜甫、刘禹锡、杜牧、李商隐都在此游历并留下许多歌咏至今的怀古诗篇。至明代,南京的经济、文化仍然繁荣一时,鸡笼山下,秦淮河畔设有全国最高学府国子监,学生近万,其中包括来自高丽、日本、琉球、暹罗等国的留学生。我国最早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就由当时的国子监编出。孙中山先生缔造的中华民国对南京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城内,中西合璧的民国建筑比比皆是。1928年,南京政府聘请美国著名建筑师墨菲为建筑顾问,由清华留美学生吕彦直做其助手,成立“首都建设委员会”,并起草设计了南京城市开发史上第一份正式设计文件。民国时期兴建的干道,至今仍是南京城市道路网的骨架。

  抚今追昔,我们不能不发出感慨:假使南京从建都之日起,就由一朝崇尚“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封建帝王世袭统治,那么到今天,她至多只能是一块坚硬冰冷的化石,留待人们观赏而已。目前世界上(也包括中国)本来荒芜人烟的地方仍被称做城市就是深刻的教训。历史上,即便是由于自然灾害而毁掉的城市,其中也有大量人为的因素,诸如没有妥善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等。而南京的情况却属例外,她如同流经这座城市的滚滚长江一样,两千多年来,王朝兴废,帝王更迭,你方唱罢我登场,客观上形成了后浪推前浪,前波让后波,薪火相传,梯次发展的格局,使古城至今焕枯着熠熠光彩。

  南京的发展,随着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而进入了新的阶段。“虎跃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党的几代领导集体的足智多谋为我们的文明古国,也为南京古城注入了新的活力。如今的南京,以浩淼的江水、巍峨的钟山、清丽的玄武湖以及肃穆的雨花台、恢弘的中山陵、繁华的新街口和秦淮河畔,吸引着国内外越来越多的游客。再看南京的市民,也都活得潇洒自如,石头城下,秦淮河畔,他们工作着并快乐着,自足地享受着上天与先祖赐予的如画美景。一声声吴侬软语,有时是喁喁的聊天,有时又是旁若无人的大声呵斥,处处显示着:我,是这里的主人。

  曾经在南京留下多首脍炙人口诗篇的晚唐诗人刘禹锡在一首《浪淘沙》中写“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这诗不是写给南京的,但用在这里也似乎贴切。作者巧妙的以“金”与“今”的谐音,表达只有淘尽狂沙才会见到真金,才会有“今天”的道理。当然,对于今天的南京而言,以往的十朝也并不尽是黄沙,各朝代的贡献也是史有定评的。不妨引用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词来概括今天的南京:“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