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文艺网

王本道《云水情怀》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作品 > 文学作品 > 王本道《云水情怀》

三 十里秦淮费思量
发布时间:2016-06-06 10:05:49浏览次数:

  儿时读《中国现代文学杰作,曾久久地沉湎于朱自清、俞平伯二位先生在同题作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所营造的那种温婉、清丽、缠绵的氛围。自此,那灯光夜市,鲜花簇锦的秦淮河也在我心中汩汩流淌了四十余载。今年早春,我与朋友初访金陵,在酒店下榻后,尽管古城已笼罩在浓黑的夜幕之中,想着心中的那条河,我还是拉着朋友趁着夜幕,匆匆赶往秦淮河畔。
  元宵灯会自古是金陵一绝。此时,元宵节刚过几天,十里秦淮两岸依然是灯的海洋,远远望去,人头攒动,光彩照人。夹岸的居民市街,清一色是明末清初的建筑风格,“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虽然已是夜晚九时,但各家店铺的轮廓灯仍是姹紫嫣红,门前更是彩灯悬荡,旗幡飘扬。古色古香的各类酒楼、书阁、店铺沿河向远处伸展,多姿多彩的文物、古玩、各式商品琳琅满目地摆放在河岸两旁的摊床。以夫子庙广场为中心的灯展争奇斗艳,如火如荼。有古式的宫灯,新奇的龙灯,还有荷花灯、走马灯、元宝灯、玉兔灯、花篮灯……更有大型巨灯和光导纤维灯。其中最惹眼的有两处,一处是南岸一百一十米长的朱红色照壁上,镶嵌的一个巨型龙灯,于波光水影之中舞动着头尾,金碧辉煌,耀人眼目。另一处是毗邻北岸夫子庙广场上的一个近五米高的雄鸡灯,在乐曲声中不停地旋转着,羽翼熠熠生辉,象征着国泰民安,吉祥如意。

    具有秦淮特色的风味小吃名闻遐迩,风味浓郁。其中有“秦淮八绝”,即八种正宗的风味小吃,更有各种水饺、锅贴、甜食、汤类不下几十种,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不时刺激着我们的食欲。自从走下飞机,由于游兴所致,我和朋友还一直没有进食呢。于是便选定了坐落在北岸的酒店秦淮人家“夜泊楼”吃夜宵,特意点了豆腐捞、葱油饼、开洋干丝和薄皮包饺几样风味,并热了一瓶花雕酒自斟自饮。随着夜色渐浓,游人逐渐散去,十里秦淮渐渐归于沉寂。站在“夜泊楼”的花格窗前凭栏眺望,青沉沉的秦淮河水载着两岸的灯火静静地流淌着,泊岸的画舫游船在灯影中摇篮似的轻轻晃动着。而不远的灯火阑珊处,夫子庙那雕栏玉砌的轮廓仍清晰可见。

  夜游秦淮后,晚上久久不能成眠。在我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秦淮河确实是一条最具人文色彩的河流。然而就在这十里秦淮的北岸,一边是庄严肃穆的夫子庙和诸多朝代的最高学府,另一边却是流溢着脂粉香气的舞榭歌台、茶楼酒肆。传统的士大夫文化与民间烟花柳巷几千年来竟得以和谐共存,实在是匪夷所思。

  怀着满腹的疑惑,翌日上午,我和朋友又来到秦淮河畔,这次是先进了北岸的夫子庙。我国自汉代便“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思想开始取得了正统地位。到宋仁宗时孔子被封为“衍圣公”,孔府又有了“天下第一家”之称。祀奉孔子的庙宇遍布全国,曲阜、北京、苏州、德阳等地都有,有的地方还不止一座。而南京的孔庙名称却独辟蹊径,称做“夫子庙”。从建筑格局看,夫子庙及广场周围的建筑是严格按南北中轴线对称排列的。庙门正南那堵朱红照壁,全长一百一十米,高十米,据说是取秦淮河全长一百一十公里之意,是我国照壁之最。进入庙门,方觉得各地的孔庙,建筑布局都是大同小异,无非是

  在秦淮羽畔六柱三门的棂星门、大成殿。殿堂、庭院内的陈设也无非是历代皇帝,名家题写的封号、碑文及其残碑,用汉白玉雕刻的孔子重要门生的雕像、七十二贤人的牌位、祭祀用品、书法家的墨迹等。大成殿采用的是重檐歇山式仿古建筑,前后十六扇花格长门加上屋面覆盖的青色小瓦,与北方采用的那种黄色琉璃瓦相比,更显其轻秀之美。由于庙区内,人流熙来攘往,加上各式各样的人都在争相顶礼膜拜,青烟弥漫,我和朋友浏览了学宫之后,便来到稍显清静的江南贡院。

  江南贡院是明清两代江苏和安徽两省举行乡试和会试的考场,规模属当时全国之最。当年,从这里曾走出过唐伯虎、郑板桥、吴承恩、吴敬梓、袁枚、方苞、张謇等一大批中国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清朝两百六十七年中,在此考中状元者达五十八名之多,占整个清代状元总数一半以上。贡院中占地面积最大的要数“号舍”。当年,曾有两万间之多。每问号舍面积不足一点五平方米,是考生们白天考试,夜晚住宿的场所,当年每场考试三昼夜,三场共九昼夜,吃的是自带的干巴巴的面饼,夜里只能蜷曲身体卧眠,考试过后,考生无不面黄肌瘦。但是在封建社会,这是改变人生命运的唯一通道。

  走出夫子庙和江南贡院,秦淮河两岸已是艳阳高照。想到昨夜只领略了秦淮河的“灯影”,于是急不可奈地奔向河岸,想体会一下那“桨声”的魅力了。然而河道中停泊的各色画舫、游船,却只有动力,而没有船桨。我和朋友只好登上一艘电瓶船,先是自东向西,又自西向东往复行驶。听着船舷击水的潺潺响声,品着茶几上新鲜的江南绿茶,观赏着夹岸高低错落乌瓦白墙的民居、店铺,心中不禁涌流出一股“念天地之悠悠”的怀旧情愫。身边的导游小姐不断用那带有吴侬腔调的普通话介绍着两岸的风情:秦淮明珠白鹭洲、文德桥畔两分月、桃花扇映媚香楼、王献之情结桃叶渡,还有乌衣巷、朱雀桥以及吴敬梓、吴承恩、郑板桥、秦淮八艳等名人逸事。听着这不绝于耳又娓娓动听的导游词,看着眼前望不到尽头的秦淮风光,不禁让我想到,宋人杨万里虽有“六朝金粉暖消魂”之谓,唐人杜牧也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名句,然而,就在与此仅一步之遥的夫子庙、学宫、贡院三大文教建筑中,干百年来却走出一批批的民族精英,他们中几乎每一个人都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做出过不可低估的贡献。早在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东晋时期,就在这充满诱惑的秦淮河畔兴建了当时国家最高学府“太学”。宋仁宗景祐元年将学宫扩建为规模完备、气势恢弘、具有东方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群体,称文宣王庙。明清两代,是十里秦淮的鼎盛时期,沿岸河厅、河房鳞次栉比,雕梁画栋,十里珠帘,画舫凌波,桨声灯影。也是在这两个朝代,这里的建筑日臻完善,文枢坊、棂星门、大成殿、魁光阁、聚星亭纷纷崛起,形成了完整的文化建筑群,这使秦淮河北岸更增加了几许厚重的文化氛围。中国近代民族英雄,时任江宁布政使、江苏巡抚的林则徐还奉命入闱监临江南乡试,并针对当时科场中夹带录旧,入场纷乱等弊端,因而设立了信炮、立灯牌等一系列改革办法。

  历代封建统治者肯于耗巨资把神圣的孔庙和全国最高学府设在飘散着粉脂浓艳,繁华绮丽的秦淮河畔究竟是顺应人性的需要,还是包藏着用“糖衣裹着的炮弹”驾驭读书人的祸心,至今史无定评。但依我之见,历代帝王此举还是以顺应知识分子的人性需要为初衷的。事实上,读书人毕竟不是苦行僧,而是有血有肉,充满情调的“人”。尽管“学而优则仕”是自古读书人的终生追求,但是于赏心乐事之中提高生活质量和生活情趣也是增加情商指数的重要途径。于是他们在刻苦攻读、科场角逐的间隙,以些许的才情和精力,操之有度的参与凡尘中的欢乐也是人之常情。十里秦淮的风花雪月恰恰为他们提供了提高情商的载体。尽管历史上,十里秦淮确有过无数知名或不知名的风尘容颜,演出过诸多回肠荡气的传奇,河中的画舫也曾传出过婉转的歌声与淫糜气息,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一代又一代的状元、举人源源不断从贡院的门槛走出。苏轼、李白、刘禹锡等历史上诸多诗人也都曾到这里游历,那“六朝金粉”却丝毫没有磨洗掉他们的才情。就连现代文学巨匠朱自清、俞平伯二老不也是到了秦淮河,乘画舫出游,才写出脍炙人口的名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吗?也许正是这脂粉气与书生气的相辅相成,才成就了历史上一代又一代的儒雅风流。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历史上活跃在秦淮河两岸,被斥为“下贱”的名媛声妓大多也是由于生活所迫,沦落青楼的,他们中的很多人,如“秦淮八艳”都是卓尔不群,诗文书画俱能,且有胆有识,憎爱分明,颇具民族气节,关键时刻,敢于舍生取义,“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所有这些,不啻为软绵绵的秦淮河增添了几分刚烈和亮丽。

  走下游船时,已是正午时分,十里秦淮,水光潋滟。“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分影照婵娟”。千百年来,十里秦淮既弥漫着“六朝金粉”,又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民族的精英,这一事实恰恰佐证了司马迁对屈原,也是对千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赞许:“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温蠖乎!”舍此,哪会有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生生不息,薪火相传?